022-27220160
Tianjin Garment Chamber of Commerce
欢迎来到天津市服装商会官方网站!
微信   |
微博  |

天津市服装商会


>>

>>

>>

>>

>>




新闻中心
时尚界的新宠儿?虚拟模特如何掀起社交网络热潮
来源:Passion Li | 作者:天津市服装商会 | 发布时间: 126天前 | 402 次浏览 | 分享到:

在巴黎SS20时装周期间,驻扎在柏林的创意二人组Trashy Muse举办了一场「全球首个虚拟时装秀」以视频的形式在巴黎EP画廊的外墙LED屏幕上播放了一整天,服饰、模特和秀场背景全部用数字技术制作。模特中不乏一些「熟脸」,例如世界上第一个虚拟非裔模特Shudu、虚拟博主Dagny,以及Trashy Muse创造的虚拟网红Branded Boi。

     

2020疫情影响下的全球时尚行业,比往常更加需要数字虚拟模特。

病毒席卷,时装周无法如期线下举办,KOL们也都“居家上班”,开始了居家穿搭的更新。然而虚拟模特却丝毫不受任何限制,一边走起了线上时装周,一边实现虚拟世界旅游,勤劳的更新照片。


Ralph&Russo品牌在2020的高定系列,就使用了由韩国AI技术人员开发的虚拟模特Hauli来展示系列中的8件服装。并且Ralph表示他们正在制定更大的数字化发展策略,虚拟模特的使用推进了数字化的步伐


       


       


处于信息时代的世界正在飞速的变革中,求新求变似乎是时不我待的事情。

虚拟现实(VR)、虚拟货币都让人欲罢不能。工程师、设计师用计算机就可以建模筑梦的时代,“做梦”的门槛似乎比以往都要低一些。人类是否越来越喜欢虚拟的东西了?

从初音未来为代表的第一批虚拟偶像的出现,再到trashy muse的整场虚拟时装秀。「数字虚拟模特」正在成为网络上的关键词之一。



脸是假的、身体也是假的、连生活都是假的,然而一贯热爱“打假”的网友却在虚拟模特出现之后喜欢上了她们。

虚拟KOL 不但收获大量的追随者,杂志代言也是纷至沓来。和人类不同,她们可以轻松的拥有完美的身材,不会害怕生病、变老、状态不佳。甚至可以同一时间出现在无数个不同的工作地方。既可以成为生活中的时尚博主,又可以在时装周摇身一变成为T台上的超模。


    


这些用计算机制作出来的完美像素作品的魅力到底在哪?他们又是如何俘获了时尚界?

让我们来认识一下这些真假难辨的“知名网红/模特”


Shudu



Shudu·Gram

全球第一虚拟超模

创造者:Cameron james wilson

隶属 The digital 虚拟模特经纪公司

全球ins粉丝20.5万


作为“全球第一虚拟超模”,shudu有着巧克力色的皮肤,完美的十一头身比例。不同于时尚类的KOL, shudu更像个全职超模。与传统模特行业一样,虚拟模特出镜大牌广告大片,拍摄美妆广告。无论是神情还是pose,都不输专业的真人模特。


        


shudu的ins账号只有73篇帖子,却已收获了二十万的粉丝关注。看似简单一张照片的背后不仅仅是简单的Photoshop。

客户需要在拍摄一个月寄样衣到公司,通过3D设计师经过服装版型以及细节的精准测量进行建模合成,最后让虚拟的模特真实的穿上这件衣服。

她的创造者在2017年创造了shudu大受欢迎后,成立了第一家虚拟模特经纪公司,先后创造了七个不同的形象。男性、女性甚至外星人。此外, The digital 还支持品牌根据需求而定制模特。



lil miquela



miquela

入选“年度网络最具影响力人士”榜单

时尚博主、模特、音乐人

真人男友......(黑人问号脸)

全球ins粉丝258.5万


初代虚拟网红miquela出生在加州,住在洛杉矶。(由洛杉矶的人工智能和机器人技术初创公司brud开发)2016年出现在网络时并未公开虚拟身份还引起了很多人的质疑和争论。

miquela在网络上的活跃度非常高,积极发布日常穿搭,参加时尚活动,拍摄杂志广告,发布新歌,甚至还有一个真人男友(已经分手了......)


         


除了一些时尚穿搭,miquela还会发表一些和朋友吃饭、喝下午茶的照片。真实程度堪比真人。不仅如此,她还会跟粉丝互动,回复留言。同时非常关注热点新闻——关注黑人权益、支持LGBT群体....

相比其他虚拟KOL ,miquela十分戏精。在brud公司表示miquela“不是真人”之后,miquela发文表示“我很痛苦的发现自己不是真人,而是硅谷制造的机器人”。还会po出与塑料姐妹花(真竞争对手)的私信对话,发表感叹自己从未有过正常生活的小作文、甚至还有流泪的自拍照.......


     


imma·gram

 

imma

东方脸孔 来自日本

最逼真虚拟模特

CG公司 modeling cafe创造

全球ins粉丝23.8万



日本虚拟KOL——imma有一头动漫女孩般的粉色短发和精致的长相。ins上多以休闲运动风为主,同时还拍摄一些美妆广告。

imma还有个同样漫画感十足的红发虚拟弟弟,姐弟俩经常同框逛街、看展、拍照,为品牌做广告带货。


     


和窦靖童一起参与拍摄SK-II广告,和宋威龙合作梦龙广告。你们遥不可及的爱豆,她轻轻松松就一起合作了。


       


创造imma的CG公司 modeling cafe非常追求细节和完美程度,她染成粉色头发的深色发根都清晰可见。从他们制作的游戏:最终幻想、塞尔达传说等就可以看出技术的卓越。

不过也正是这些过分完美得细节,毫无瑕疵的皮肤使得imma变得不像是真实存在的人类。


noonoouri



noonoouri

最受奢侈品牌青睐

Q版虚拟模特

签约igm模特公司

全球ins粉丝36.2万


Noonoouri由德国设计师Joerg Zuber和 Opuim Effect工作室共同设计。2017年进入大众视野后,Noonoouri相继得到Marc Jacobs、Dior、Versace等品牌的青睐,与这些品牌合作。为Kim kardashian的化妆品线做广告,与kendel jenner同走T台。可以说是虚拟KOL里最受高奢喜爱的一位。


      


Noonoouri有着漫画般的大眼睛、洋娃娃的身材。比起其他的虚拟模特,她更像个卡通人物。可也正是因为这样使她与众不同。设计师Zuber故意对抗这种真实的外表他说 “Noonoouri拥有并保持着自己的个性,要让每个人一眼就看出这一点”,他并不想借助Noonoouri强化女性的这种不现实的理想美“人们因为Noonoouri的与众不同而追捧她。借助她,人们可以一头扎进一个梦幻世界。”


      


除了目前十分活跃的几位时尚圈虚拟icon外,几年前也有不少虚拟人物与时尚圈跨界合作。

2013年Louis Vuitton 的创意总监Marc Jacob给初音未来设计了一套棋盘格演出服。


     


2016年Givenchy创意总监Riccardo tisci又给她设计了一套缀满施华洛世奇的高级定制礼服,登上了美国版vogue封面。



2016年Louis Vuitton又将日本游戏终幻想》的女主角雷霆选为其服装系列的模特。



随着这几年千禧时期Y2K美学风格的回潮,虚拟形象顺着大势而来。

shudu、miquela、imma 的出现与初音或是noonoouri的虚拟形象不一样,她们毕竟都是动画般的模样,外表和身型都与真人有很大的差别。

而类似真人的虚拟形象嗯的出现是为了融入现实生活而创造的。照片的背景、身体的四肢、皮肤都是从真人合成而来的,真假难辨,模糊了现实世界与虚拟世界的界限。

我对于虚拟模特的看法是喜忧参半,一方面2020年的疫情让大家更加意识到网络世界、虚拟形象的便捷,但同时虚拟形象也在渐渐吞噬真人模特存在的价值,并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大家的审美标准、和时尚行业的发展模式。

虚拟模特不需要健身、护肤就可以保持完美的皮肤状态和纤瘦的身材, 而真人要付出极大的努力来获得这些。虚拟秀场可以在网络举行,而真人时装周需要在线下实现。